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玉溪高古楼

  论坛   其他爱好   离拉萨记
返回列表
查看: 42036|回复: 2

离拉萨记

[复制链接]

9

主题

103

帖子

513

积分

UID
426851
最后登录
2024-2-27
发表于 2023-7-24 13:46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 | 来自北京
本帖最后由 zbl0304 于 2023-7-24 13:52 编辑

毫无征兆,拉萨于2022年8月12日全城封控,后扩大到全自治区。期间,我的岳父因癌症发展,多次催我回玉溪。我也多次向拉萨当地的社区申请,奈何疫情管理严格,最终三个星期也没有批下来。
9月30日下午,跟社区干部沟通,家中老人确实病情严重,虽然没有其他证明,但病情摆在那儿,是事实,最终同意toutou放我出藏。说好的10月1日凌晨一点给他打电话,怕太早给小区其他人看见,影响不好。
晚上9点多,拉萨新出了通知,中高风险区原则上不出藏。怕情况有变,赶紧联系社区干部。对方先是说没事,15分钟后给我打电话,让我赶紧出来,此时为晚上22:50左右。
我赶紧提行李去小区门口,社区干部已经在小区门口等着了。二话不说,填写离藏保证书。按手印,拍照备用。社区干部开着自己的车把我拉到扎细社区中心的门外,我把个人信息给他,五分钟后,给我办好乘坐出租车信息。
我赶紧坐上社区提供的免费出租车,出发赶往堆龙德庆区——约好了在拉萨到那曲的高速入口附近汇合。距离城关区有四五十公里。
上车后,我告知目的地,驾驶员却说,他的活动范围不能超过城关区,让我自己想办法联系其他车对接。
我急得不行,两头都打通了,不能因为中间转接问题出差错,赶紧跟司机说一下自己的难处。
眼看约定的时间快到了,我让司机快一些,可边沟通边开车——司机徐徐将车停到路边——封城的拉萨,深夜12点,路上鬼影没有一个。
司机打电话跟出租车公司汇报情况,看能不能把我“越界”送到堆龙德庆。对方回答得很干脆,不行!司机很无奈,只能送我到金珠大道往开发区的路口处,离我要去的地方还有将近二十公里。我自己也给他们领导打电话,还是不松口。
恰好约车的司机打电话信誓旦旦告诉我,她认识一个人开货车,有通行证,可到开发区路口接我。我这才放下心来。赶紧联系货车司机,约定二百元把我送到高速入口,与约定的车汇合。路上,约定的车的司机不断打电话,问我当天的核酸结果出来了没,否则无法上高速。一直没出来。
十分钟后,我在开发区路口的日月湖水景花园小区南门口下车。
堆龙德庆这边我没来过,所以对路况一无所知。下车后,赶紧联系货车司机,把定位发给他。货车司机信誓旦旦说快到了。后来过了半个小时才找到我。原来,他也是帮忙而已,挣个零钱花,对路况并不熟。不管怎样,10月1日凌晨0点半,终于与大部队汇合了。
此时,我才知道,一起出发的有两辆车,共十个人。互相并不认识。有六个人的核酸结果出来了。我的没出来!
约定到10月1日凌晨两点半,如果剩下的人还没有出来核酸结果,一辆车先走。到那曲汇合。
两点半,核酸结果还没有出来,一辆车先去排队上高速。此时此刻,上高速的车子排成了长龙。旁边还有等待核酸结果的车子。一窝蜂排队,春运也比不上这时的盛况。
闲来无事,只能一边排队一边刷手机,核酸结果迟迟不出来——在拉萨的朋友都懂。出来一般离24小时就剩三四个小时,甚至一两个小时。
高速入口旁边是109国道入口,我们看高速入口车太多,闲着也是闲着,不如掉头看看国道入口怎样。
于是去109国道入口排队。我们去的时候还没有多少车,但也要必须所有乘客都有24小时核酸检测。没办法,只能继续等。
正好此时来了一辆核酸检测车,赶紧下车去做核酸——可以到那曲用。
做完核酸,上车继续等,问另一辆车是否上了高速,回答说还在排队,前面还有八辆车,想着快排到了,此时已经凌晨四点多。五点再问,还有三辆车。五点半,传来消息,另一辆车上有人不符合五天三检。上不了高速。快崩溃了。商量后决定再到我们这边109国道入口碰碰运气。兜兜转转,两辆车又汇合了。
六点,核酸结果陆陆续续出来,七点五分,最后一人的结果也出来了。出发!交接班时间,也没人检查,总算上路了!!
人算不如天算,刚上109国道没三分钟。前面车速突然变慢,放松的心又提到了嗓子眼。去看一下前面,才知道出了车祸,各种公务车来回穿梭。折腾到八点十分,终于挪动了。继续出发,向着羊八井高速入口进发。
一路上,大家还担心今天到不了那曲,因为刚出来的核酸结果离24小时很近了。因为要想上高速,24小时,48小时,72小时的核算检测结果缺一不可。
然而我们多虑了。9点多,羊八井快到了,看着前面长长的车龙,我们的心也释然了——别说那曲了,今天能上羊八井高速入口就谢天谢地了。羊八井高速入口排队的车辆排起了长龙,足足有三公里!闲着无事,我下车往前走,准备看看什么情况。
二十分钟后,到了高速入口,一问才知道,要24小时以内核酸检测,而且上了高速要把车门贴封条,路上不许撕开!(后来才知道,这个管得倒是没有那么严格。)
看着身后长长的车龙,和工作人员慢条斯理的动作,本想着今天就在羊八井耗着了。幸好新通知下来了——加快放行速度,核酸报告超过24小时,不到30小时,可放行。到上午11点半,第一辆车已经上高速向那曲进发,不出意外,半小时后,我们也会上高速。
天有不测风云,又一个通知下来——核酸检测报告超过24小时的,一律不放!就地做核酸!我们只好乖乖下车排队做核酸。想着另一辆车在高速上自由飞驰,我们心急如焚,却毫无办法。
正在排队,一个大领导来视察,现场解决问题——核酸要做,可以不出结果,放行!哈哈!馅饼掉下来砸到头了,赶紧出发!
高速上,速度一度到了165公里每小时。大家的心这才放下,此时已经是10月1日下午1点半。
到了那曲,整个服务区就像一个大型游乐场——可惜无人有心娱乐。休整吃饭加油,一气呵成!
再出发时已经下午三点半,从那曲到安多县入口,由警车带队,凑齐数十辆车,向安多出发。
一路上天高云阔,大家才有心情看看窗外羌北草原的风景。下午六点左右到达安多县,依然需要做核酸,条件简陋,气温已经零下二度。
在这里,我遇到了一个不愉快的小插曲。核酸检测队伍自动分成两排,然而不知是业务能力还是什么原因,我这一排明显速度要慢,肉眼可见的慢!而且医务人员态度也一般——毕竟被疫情折腾得够呛,然而对于我们而言,彼此彼此罢了。
轮到我了,我随口问了一句:多少钱啊(西藏虽然一直免费,但此时的检测也已开始收费)?对方医务人员态度也不太友好:跟前面一样!
我X,我他么知道前面多少钱!?只好说:我不知道多少钱!因为有气,说话的语气也强硬了不少。对方是个藏族小姑娘,估计也是工作时间长有怨言,就认定我故意为难她——你明明知道,还故意问。
拜托,我真的不知道,好吗?!
我也来了脾气,让她告知费用才检测——后来想想,这都是赶路人和加班人的宣泄手段罢了。
僵持了10分钟,中间她的同事还来了两次,试图解决问题。也有后面排队的试图越过我——我也不傻,把我晾在一边,我可就做不成核酸检测了,明天怎么赶路?坚持不让。
最后,她也无奈了,我也累了,就各自让一步,临了我还说了一声:谢谢您给我做检测!
哈哈!算是三天来所有憋屈的一次宣泄和释放吧。
一个小时后,核酸完毕,出发奔向109国道最难走的路段——真难走!就像在弹簧床上开车——真的,别想歪了。到格尔木700公里,足足走了15小时!
出发后一个小时。路就开始颠簸起来,问问前面有过的朋友,说到格尔木都是这样的搓板路!不幸,很快就碰到了暴雪。只能硬着头皮慢慢走,司机懒省事,没有下车安装防滑链。半小时后,穿越暴雪区,又进入了大雨区。汽车只能慢慢往前挪。
10月2日凌晨一点,到达唐古拉山口,正在下雪,路上都是冰溜子。司机依然自信,没有下车安装防滑链,在一个下坡,终于刹不住车,追尾了一辆四川牌照汽车。
对方是三个老人和一对稍微年轻的夫妻。是进藏务工人员,双方协商一个多小时,终于不再胡搅蛮缠——此时此刻,报警?鬼会理你!
凌晨三点,双方商量完毕,司机不再大大咧咧,赶紧安装防滑链继续出发。路,依然是搓板!心情自然多了一份沉重。
路上报警处理事故,被告知要在格尔木市进行处理,双方都要到场!无奈,只好打电话约定到格尔木一起处理,出具事故处理通知书。
刚出发不久,又遇到浓雾!!有多浓?开汽车大灯,勉强看到前方五米远。
小心翼翼往前开,路上看到很多汽车都靠边停车了。估计害怕出事休息了。
10月2日早上八点左右,终于翻过了昆仑山脉,到达相对平坦的地段——不冻泉。我看他们挺辛苦,想分担一下,主动开了20多公里,然后又交给他们来——心里还是有点怯!
11点多,到达格尔木市南检查站。又是三公里左右排队检查,做核酸。为了省时间,司机和被追尾的驾驶员先到检查口通过检查,并做完核酸再去交警队处理。
对方车辆的驾驶员在做核酸时,妻子与人争执,被打了,又先处理妻子被打的事。然后再和我们的驾驶员去交警大队处理交通事故。兜兜转转大半天过去了。下午五点半,终于从格尔木市上了高速。
月色也不怕,毕竟闻到了自由的气息。一路高歌到了750公里外的西宁。这里到下一段,也有交警开车带队送到下一站。
路上,只开放了部分加油站。我建议司机,每一站都加油,哪怕加几十块钱的。司机好了伤疤忘了疼,大吹大擂——没事儿!!
进入海东市前,本来安排了一个加油站可以加油,可是因为加油的车辆太多,告知没油了。
只好继续往前走。到了海东西加油站,汽车实在没有油了,再不加油只能抛锚。但海西服务区不给西藏来的车加油。大家群起激昂,堵着加油站入口也不让本地车加油。双方就这样僵持着,此时为10月3日凌晨4点半。
两个小时后,估计加油站顶不住压力,同意加油。终于可以继续走了。
一路不停穿过兰州,向着四川进发。到达甘肃陇南市的一个服务区,终于同意我们进去吃饭加油了!三天中午吃了一顿热饭!就在这里休整。
给另一辆走在前面的车打电话得知——四川对西藏回川的汽车不加油!或者就地隔离七天后再放行。
我们吓坏了——四川省太大,一箱车油无论如何是到不了云南的!
不久得知,另一辆车由于在绵阳市迷路,误打误撞下了高速,全体被就地隔离了。
悲催的是,他们在绵阳市隔离七天后,到云南后还是先要继续隔离7天——后来政策变化,3天即可。所以,争取直接到云南,不增加隔离天数。我们一边开车一边商量,最后也没有好的办法,去加油站碰碰运气!
好运气!!!
我们尾随一辆甘肃牌照的汽车进入加油站,眼睁睁看着他们被拒绝嫌弃!工作人员跑过来告知——甘肃牌照的汽车上有红码人员!
得!赶紧跑吧!
幸好前车给我们挡了一刀。原来,四川对有西藏行程的人强行赋红码!没办法,只好到下一个加油站,车里也快没有油了,再加不上油就只能认栽,隔离吧!
到了离成都不远的一个高速加油站,天快黑了,索性等到天黑再说。因为知道我们在四川是红码,谁也不敢上厕所和超市,就在停车场等着。天黑后,有个同车的云南少数民族,假装什么都不知道,家里有急事。开着我们的车加完油后,一顿少数民族语言,反正就是没有行程码,最后加油站的人无奈放行了。一阵欢呼!
上车赶紧向着成都出发,过了成都一切都好说了。但是,这一箱油可还是到不了云南,路上还要想个法子加油。幸好,到了西昌服务区,这里离云南很近,还是那个云南人碰上老乡,给点钱帮忙加了一车油。10月4日天麻麻亮,顺利抵达丽江华坪县,就地隔离在当地一家老年康养中心。
食宿自费,因为也没什么体力消耗,看看手机和电视,一天就过去了。一周花费了我1050元,可以接受。
然而,我毕生不能原谅自己的是,解除隔离后,已是10月10日下午,乘车赶到丽江市已是晚上21点,没有回昆明的火车了,我没有打车从丽江回玉溪,而是选择在丽江住一晚,第二天乘火车回玉溪。因为这个决定,我的岳父第二天上午11点40分永远离开了我们,而我此时还在从昆明回玉溪的出租车上,时速140!一个小时后,12点40分,我赶到医院见到了岳父还没有散失温度的蜡黄的尸体。这是我一生的痛心时刻。{:1_1262:}{:1_1262:}{:1_1262:}{:1_1262:}

岳父就妻子一个孩子,因此备受亲戚指摘,我不能原谅自己,也让她收到了不少委屈。哎!世事大梦一场,谁也不想再回首!!
该死的新冠疫情。
发文于此,算是一份慰藉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7

主题

102

帖子

583

积分

UID
390447
最后登录
2024-2-27
发表于 2023-7-24 22:59:12 来自手机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云南
相当不容易了
回复 收起回复
B Color Smilies
还可输入 个字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21

主题

2120

帖子

7098

积分

UID
10687
最后登录
2024-2-27
发表于 2023-7-25 11:26:32 | 显示全部楼层 | 来自云南
真不容易,人生无常!
回复 收起回复
B Color Smilies
还可输入 个字符
回复 支持 反对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????1294 | ?????1013